相关文章

亳州村民花甲之年研制出植物打顶机 产品已获国家专利

黄学运获得的产品专利证书

2016年年底的一天,谯城区大杨镇郭万村黄桥自然村的农民黄学运收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寄来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他费尽4年心血精心研制的一种轻便手持式打顶机已获得国家专利。老黄手拿专利证书,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多年的辛酸与付出一幕幕闪现在眼前。

黄学运所在的村子不大,村里的人一部分外出打工,还有的搬进了新村,旧村略显空荡荡的。老黄很是讲究,居住的四合院里,屋内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东西放置有序。而西屋他的两间操作室物品摆放有些零乱,桌子上放满了配件以及等待组装的产品。知道笔者的来意后,老黄很是兴奋,一边展示产品,一边介绍起来。

老伴指责,萌发研制打顶机

老黄今年67岁,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早已成家立业,现都在外打工。村里人少地多,仅老黄家就有40多亩,这对老两口来说根本忙不过来。老黄很是聪明,他文化不高,考虑问题很是全面。40多亩地除种少许农作物外,其他全部种上了药材。

2013年春季的一天,老黄未和老伴商量,自作主张栽了10亩菊花。老伴陈秀英知道后,竭力反对,“你种啥菊花,看看咱邻居去年种了一亩多菊花,光请人断头花去100多块,咱这10多亩要花费多少钱,你不管栽,我得给你弄掉!”老黄一听,老伴生气也有道理,便心平气和地劝她:“秀英,你别生这么大的气,既然栽上了就算了,等我发明个断头机(断头是掐去植物顶部的意思,专利定名‘打顶机’——编者注)也就不让你操心了。”老伴一听更气了,“你看你能的,什么断头机,还断鸭机来!”老伴的话刺激到了老黄的内心深处,话既然说出去了,那就试试吧。于是,从那时起,老黄便开始了他的研发过程。

此后,老黄多处寻找能帮他开辟研发路径的渠道,终于有一天,桌子底下一台唱片机给他带来了灵感。老黄想,唱片放上能转圈是什么原理?他急忙把它搬出来,来不及擦拭,把机子拆开,他发现盘中间下方有一台小电机,一扭电池它就转。他便急不可待地把电机拆下,小电机有了,但没有电,这咋办,思来想去,床头柜上有一个手电筒,他忙把手电筒头罩去掉,把电线接在电机上,电筒开关一推,转圈了。这一步让老黄很是兴奋,剩下的要用刀片、杆,他又急忙找来刮脸刀片和喷雾器管子,刀片用胶黏在电机轴上,拿到地里一试验,果然真灵,随着刀片的快速旋转,一片片的叶子快速剪掉,老黄激动地急忙跑回家告诉老伴:“我成功了!”

定制配件,产品让农户试用

陈秀英看到老黄这些日子那么辛苦,又看到他成功的表情,也就不再唠叨。老黄说:“前些日子,老伴不理解,还花钱,还耽误干活,她有时气得饭都不给我做。”“现在呢?”“现在好多了,不但每天按时给我做饭,还给我端过来,让我吃完再干!”

在老黄的两间工作屋里,两张桌子上摆满了配件、工具和半成品等待组装销售的产品。由于第一代产品过于简单,他急不可待地想生产第二代产品,投入市场让农户试用。随后,老黄只身到广东深圳、浙江台州请厂方定制电机、手柄、电瓶。他又买来刀片,组装后比原来美观多了,用起来也更加方便、快捷。老黄的这种轻便手持式打顶机手持轻盈,只有6两2钱重,转速每分钟达1万多圈。经过他的试验和农户使用证实,一个打顶机一个人一天能打顶10亩左右。老黄算了一笔账,使用人工打顶,一个人一天最多能干1亩,但一天的工钱最少90元。拿10亩来计算,老黄家的10亩菊花如果请人,要用10多天才能打顶结束,支付人员工资近千元,而使用这种新型打顶机,轻便、环保,断头快,效果好,节时,减少开支。

市场欢迎,产品已获国家专利

从2013年至今,老黄研制的打顶机在春秋两季他都要把产品推向市场,有的自己上街、到村去卖,有的请集上的经营门市部帮助代卖。“我不图赚钱,让农户认可就满足了。”为了让产品得到及时推广,他绞尽脑汁。搜集了一些需要打顶的植物,编成顺口溜进行宣传:“打顶机,功能全,辣椒头,棉花头,芝麻头,还不算,还有白芍和牡丹;短菊花,短知母,一天能短10来亩;又轻巧,又好看,拿着干活真方便……”

由于老黄编的顺口溜朗朗上口,赶集的人都凑过来看,有的掏钱买,还有的热心人给老黄建议:“你可以申请国家专利”。这句话提醒了老黄,2016年6月,他请人帮助写了产品专利申请书,寄给了国家专利局。7月11日,老黄收到了专利局寄来的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10月14日,老黄收到了专利局寄来的授予实用新型专利权通知书。2016年12月10日,老黄又收到了国家专利局寄来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他太激动了,那几天,他见人就讲他的产品获得了国家专利。

老黄的产品获国家专利后,他激动的几夜睡不着觉,产品得到国家认可,得到农户使用欢迎。仅靠一个人去生产、加工、销售,满足不了农户的需求。于是他有一个梦想,他想竭力寻求一家合作伙伴来共同生产,让更多的农民朋友使用这种产品。老黄说:“我不图收入多少钱,只要农户用上了这个产品,认可这个产品,达到减少劳动力,节省开支的效果,我就心满意足了。”

(杨本信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