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亳州冷库大火商家损失惨重 百余名药商声称遭遇维权难

5月7日,工程车正在事发仓库清理废墟

据市场星报消息,3月7日,亳州市谯城区大杨镇鼎宏冷库一库房发生火灾,大火持续烧了三天三夜。该冷库共有百余名药商存放货物,记者采访受害者时获悉,经众多受害者初步估算,大火共造成上亿元的损失,其中一位药商损失高达3500万元。事情过去两个月,火灾原因、损失评估难产,赔偿事宜难见端倪,面临借款人不停追债,这让百余名药商备受煎熬,欲哭无泪。

  事发突然:冷库发生火灾,大火烧了三天三夜

3月7日下午4时许,S307省道亳州市大杨镇段北侧,一处冷库库房发生火灾,现场火势凶猛,浓烟滚滚,起火点位于该冷库东侧的主体库区。由于库房存放的大多是中药材,易燃烧,火势很难控制,当天下午6点,火势继续扩大。最终烧了三天三夜后才被扑灭。

事发当晚,亳州市谯城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谯城发布”发布消息称:2017年3月7日16时许,亳州市谯城区大杨镇鼎宏冷库一库房失火,接报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区领导第一时间带领公安、消防、安监、卫生等部门赶赴现场指挥处置,目前,火势已被控制,无人员伤亡。原因调查等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记者了解到,亳州市鼎宏冷库于2011年7月5日建成,设备比较新。设计存货量1万吨,设计吞吐量1.7万吨,是亳州规模较大的几个冷库之一。该冷库业务发展较快,目前存储着白芍、党参、桔梗、黄连、知母、薏苡仁等药材,另还有粮食和辣椒等农作物。

  损失惨重:涉及百余名药商,初步估算上亿元

徐先生,四川成都人,这场大火让他蒙受巨大损失。据其介绍,他存放在鼎宏冷库的货物有知母、白芍、白术,按市场价计算价值有3877万元,收购价在3500万元左右。徐先生从去年十月份便在亳州寻找冷库,当时看到鼎宏冷库有个仓库已建好但没开始使用,便将货单独存进两个新库里。事发当天,徐先生正在山东出差,接到驻点亳州同事电话,听说火灾,他包了一辆出租车往亳州赶。

“晚上八点多到的现场,火越烧越大,我就看着冷库在那烧,看得我流着泪哭着走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太痛心了。”64岁的徐先生哽咽说。“采购这些货的钱,都是积蓄加上借款,还有朋友投的钱,一场大火全都烧没了。”据徐先生介绍,现在每天讨债者都打电话向他要钱,整个生活全部乱了套。

李女士在亳州康美(国际)中药城经营中药材已有十余年的时间,去年10月,她与东北一位药商签订中药材白术购销合同后,便从亳州当地购买白术存放,以备东北客户的随时需求。由于自己资金不够,她便通过小额贷款公司贷款100多万元以备存货使用。

“无硫白术必须在冷库中存放。”从去年10月开始,李女士陆陆续续将110多吨白术存放在鼎宏冷库。这次火灾中,110多吨白术“无一幸免”,全被烧光。按照近期药市行情,中药材白术统货每公斤29元计算,李女士损失320多万元。

记者了解到,约有百余名药商将货物存放在鼎宏冷库,据受害者初步估算,大火造成的损失总价值超亿元。

诉求:火灾原因、损失评估难产,何谈调解赔偿?

超过上亿元的损失,怎么获得赔偿,成为上百药商目前最关心的问题。据徐先生介绍,事发后,鼎宏冷库的负责人被警方控制,他们这些受害者的维权成了难题。“当地政府让我们通过诉讼方式解决赔偿事宜,但是我们的积蓄都被烧光,哪来的钱去请律师、交诉讼费?”徐先生向当地政府表达了这一诉求,事发后第七天,当地政府便为受害者们请了一位援助律师,受害者们各自登记了受损情况。

“事故发生两个月了,诉讼方式一直没任何进展。”徐先生称,5月4日,处理事故善后事宜的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与其取得了联系,“他们要求我们受害者联名签字将冷库负责人保出来,以便下一步的谈判。”对此,徐先生表示不同意此做法。“负责人不出来,他的家人可以协调处理这些事情啊。”

浙江温州商人黄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在火灾中损失300余万。他表示,火灾事故原因迟迟不出具,到底是冷库生产厂商的责任还是冷库管理的责任,烧掉的货物评估迟迟没公布,怎么进行下一步的谈判赔偿?

  当地政府:冷库没有消防池,引导受害者走司法程序

采访中记者发现,事发冷库占地大约20亩,距离大杨镇政府2.5公里。而据药商反映,事发冷库消防通道不顺畅,根本就没有经过消防验收,土地审批也有点问题。4月18日,就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亳州市谯城区大杨镇镇长陈影。

据陈镇长介绍,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也一直与受害者沟通,积极引导他们走司法程序,让大家把存储期间所有的损失都登记好。事发前,当地政府也对该冷库进行过检查,当时发现没有消防池,就要求冷库建设消防池,冷库经营者也正在建设中。“冷库所占的土地有一部分是经过正规的审批手续。”

“事故发生后,我们向谯城区应急办、安监局报送了信息,对外宣传我们要统一口径,要听从统一安排。”随后,大杨镇党委书记阮涛接受采访时表示。

消防部门:事故原因已查明,定损需多部门协商

火灾过去一个多月,火灾到底是怎么发生的?造成的经济损失到底有多少?记者随后又分别联系采访了谯城区物价局和消防部门。5月3日,谯城区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一位负责受损评估的李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损失的价格随时都可以出,但具体情况他个人不太方便透露,要与事故调查工作组联系。而消防部门给出的答复也是大同小异。

“这次大火的确烧得比较厉害,消防部门也第一时间进行积极营救,但是仍然损失惨重。由于事情重大,当地消防部门也向省消防进行了汇报。”谯城区消防大队一负责人表示,“事故报告其实已经出来了,需要当地政府对外统一发布。此外,至于定损情况,之所以迟迟未能公布,需要物价局和检察院一起协商,拿出统一意见后才能确定。”